有虞陶唐

粮与废话的堆放地,双担,唯求问心无愧。
“如果没说出想说的话,写作还有什么意思?”

这段话发出来,你们大概就知道我这个人有多么自命不凡了吧。然而不是天才,也只敢说认同,而不敢说我就是这样的人啊。

我大概要卡文卡到地老天荒了╰(:з╰∠)_对,就是之前那个甜饼,大概像这俩的笑一样甜吧【←还好意思说!脸呢!】
有一篇很想写的……但我这臭毛病啊……太过期待的东西容易放不开,然后就会写得无敌糟糕……_(:△」∠)_
脑洞永远跟不上手速,最好的写作状态永远是不在文档前。【此处应有表情包→不如你一枪打死我.jpg】

P2是昨天跟CP聊天的一句脑洞,没想到今天就有消息了,希望尽快坐实呀!我没有记错吧,在某个采访里鲨说过只要James演教授他就一直会演万磁王,哪个采访来着?

My裘真是不拍烂片的主儿( ͡° ͜ʖ ͡°)✧
想起曾经心血来潮把裘裘演过的片子统计了下,最低分是6分(就是自毁形象那部("▔□▔)),这次亚瑟王豆瓣目前是7.4,IMDb好像是7.1,(所以说烂番茄一边去)裘花就是口碑的保险呢,接下来就期待七月的神奇动物在哪里啦~出定妆照那天估计我又会昏死过去吧hhh

这张也是萌煞我!军医和侦探还有他俩的娃儿~小医生还戴着华生的帽子~太可爱了(*´艸`)

听歌听到“冬梅却白首”才想起昨晚上做的梦。

昨天整理东西,把之前国画课一些废画扔掉了,最上面一张就是梅。然后夜里就发梦梦见教人画梅花,大朵的白梅和点点红梅,隐约觉得奇怪为什么两种颜色在同棵树上。有人问红梅白梅哪个好?我说着“白梅!用淡墨,再淡一点……”然后满纸的红梅却好像越发显眼。

感觉像是被弃的一缕香魂飘进梦里来了。

这期的环球算是赚到了,被裘花阿鲨加朵派派连着暴击(好吧派只有一小块啦)还有加勒比和银护~还有舅舅桃,以及休叔阿詹包子卷西,还有阿尔帕西诺,有哥哥和周润发(发哥!)还有谈到了派派《赴汤蹈火》的文章,被封底的鲨秒杀了(ˇωˇ」∠)_以及看到裘唐合照……这简直……居然在杂志里发旧同框也是感慨良多(:3_ヽ)_但环球的文案真的看看就好……实在没什么有意思的……

海报送了裘花!伏提庚大人呐!!背后是脸叔,这叫我怎么贴哈哈哈哈哈。

又丧了丧丧丧丧丧丧……
为什么白兰地在我拿回学校之后难喝了这么多?╮( •́ω•̀ )╭

还有,最近欠债真是太多了……很想搞事啊!(งᵒ̌皿ᵒ̌)ง我的裘唐!!!惹惹惹但最近总是只有模糊的感觉,没有具体的情节,啊啊啊也想写裘唐啊又有一个月没写了( ´゚ж゚` )【以及真的蛮想摸鲨美……要不然有空来个随便什么梗或者AU……居然不敢动笔写现实向……】

“我胖了?我没胖?”
好了我今晚就回去修文(✘_✘)这周之内能不能搞完……一个毫无营养的甜饼。

“只嫌今夜月偏明。”
(2017奥斯卡晚宴)

上课讲到超越啊本真啊忘我啊,突然想起刺客信条的“万事皆虚,万物皆允”,对哦就是这样的感觉吧哈哈哈哈哈。

© 有虞陶唐 | Powered by LOFTER